展會(huì )信息港展會(huì )大全

AI軍備競賽對谷歌的反壟斷困境意味著(zhù)什么?
來(lái)源:互聯(lián)網(wǎng)   發(fā)布日期:2023-02-22 09:20:38   瀏覽:4273次  

導讀:文 | Richard Nieva 在人工智能的軍備競賽中,谷歌似乎有點(diǎn)措手不及,并在公司內部引發(fā)了一連串手忙腳亂的行為:首席執行官桑達爾皮查伊 (Sundar Pichai) 發(fā)布了要求員工測試人工智能服務(wù)的新命令,并重新校準了公司政策,以更快地發(fā)布人工智能產(chǎn)品;已離職...

文 | Richard Nieva

在人工智能的軍備競賽中,谷歌似乎有點(diǎn)措手不及,并在公司內部引發(fā)了一連串手忙腳亂的行為:首席執行官桑達爾皮查伊 (Sundar Pichai) 發(fā)布了要求員工測試人工智能服務(wù)的新命令,并“重新校準”了公司政策,以更快地發(fā)布人工智能產(chǎn)品;已離職的公司創(chuàng )始人也突然回歸,還開(kāi)始親自修改代碼。

這一切都是因為微軟最近發(fā)布了一個(gè)由OpenAI的聊天機器人技術(shù)增強的新版必應搜索引擎 (Bing) ,讓谷歌不得不采取行動(dòng)。

過(guò)去兩周,該公司匆忙推出了自己的聊天機器人巴德 (Bard) ,顯然是想搶在微軟這個(gè)競爭對手前面先發(fā)制人。但隨著(zhù)谷歌在其山景城總部開(kāi)展圍繞人工智能的全員緊急操練,一絲對其壟斷監管可能放松的跡象也開(kāi)始顯現。

幾十年來(lái),谷歌似乎第一次有可能失去在搜索市場(chǎng)的部分控制權,雖然此前它曾多次被指控壟斷這個(gè)市常

圖片來(lái)源:ILLUSTRATION BY GRACELYNN WAN FOR FORBES

《福布斯》采訪(fǎng)的反壟斷專(zhuān)家和競爭對手表示,隨著(zhù)谷歌卷入這場(chǎng)競爭,該公司面臨著(zhù)人工智能可能如何影響搜索領(lǐng)域競爭格局的新問(wèn)題。

一些人說(shuō),它只會(huì )演變成谷歌市場(chǎng)主導地位的另一種迭代,也就是谷歌會(huì )如同傳言那樣在搜索結果中繼續優(yōu)待自己的產(chǎn)品,而不是推薦競爭對手的產(chǎn)品。另一些人則表示,與一個(gè)突然復蘇的老對手重新展開(kāi)競爭,可能有助于緩解長(cháng)期困擾谷歌的反壟斷壓力。

美國聯(lián)邦貿易委員會(huì )前委員威廉科瓦契奇 (William Kovacic) 在接受《福布斯》采訪(fǎng)時(shí)表示,壟斷者的可悲之處在于,他們沒(méi)有緊迫感來(lái)改變自己的運營(yíng)方式,并對競爭對手做出反應。“谷歌會(huì )指著(zhù)這個(gè)(新版本的必應)說(shuō),‘那個(gè)所謂的我們不可動(dòng)搖的主導地位在哪里?就在我們說(shuō)話(huà)的此時(shí)此刻,這個(gè)行業(yè)一直在向前發(fā)展。’”

逼到墻角

隨著(zhù)人工智能領(lǐng)域的競爭愈演愈烈,美國政府對這一領(lǐng)域的監管審查也在加強。在上周的國情咨文演講中,美國總統拜登呼吁國會(huì )對大型科技公司“加強反壟斷執法”。

自2021年以來(lái),眾議院和參議院在提出旨在限制科技巨頭的兩黨立法時(shí)都提到了谷歌,稱(chēng)這些科技巨頭會(huì )使用“自我推薦”的策略,即更愿意推薦自己的而非競爭對手的產(chǎn)品,或利用它們作為應用商店門(mén)檻把持者的地位來(lái)削弱后來(lái)者。

憑借其超過(guò)2,800億美元的年收入和91%的全球網(wǎng)絡(luò )搜索市場(chǎng)份額,谷歌一直是多屆政府反壟斷機構關(guān)注的焦點(diǎn)。

在經(jīng)過(guò)了多年的威脅和呼吁之后,2020年,美國司法部終于就谷歌的搜索業(yè)務(wù)對其提起了訴訟,這是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(lái)美國政府對科技公司提起的第一起重大反壟斷訴訟,上一次此類(lèi)訴訟還是美國司法部聯(lián)合多個(gè)州政府指控微軟壟斷了個(gè)人電腦軟件市常

由于搜索業(yè)務(wù)是谷歌的業(yè)務(wù)基石,監管機構一直在仔細審查它的各個(gè)方面是如何影響了競爭對手。美國司法部最新的訴訟還加大了賭注,要求拆散谷歌的廣告業(yè)務(wù),因為該公司通過(guò)強迫營(yíng)銷(xiāo)人員和出版商使用谷歌的內部廣告技術(shù),從而使天平向有利于自己的方向傾斜。此外,谷歌還曾因拍賣(mài)廣告和涉嫌自我推薦而被各州檢察長(cháng)起訴。

所有這些指控都基于這樣一種觀(guān)點(diǎn),即谷歌利用其市場(chǎng)主導地位扼殺了競爭。但考慮到該公司最近在人工智能搜索方面的失誤,這家被指控非法捆綁其服務(wù)并吞并新興競爭對手的公司可能會(huì )試圖證明,也許它并沒(méi)有能夠真正實(shí)施壟斷,或許自由市場(chǎng)一切安好。

但要證明這一點(diǎn)也并不容易。

谷歌是業(yè)界最杰出的人工智能領(lǐng)導者之一,并且那些使得大型語(yǔ)言模型(如OpenAI的ChatGPT等)成為可能的技術(shù)也是由谷歌開(kāi)創(chuàng )的。谷歌在過(guò)去對搜索引擎市場(chǎng)的主導是如此徹底,以至于巴德目前雖然還只在有限范圍內發(fā)布,但它進(jìn)入搜索引擎市場(chǎng)時(shí)仍占有巨大的優(yōu)勢。

搜索引擎初創(chuàng )公司Neeva創(chuàng )始人、谷歌前廣告高級副總裁斯里達爾拉馬斯瓦米 (Sridhar Ramaswamy) 表示:“競爭和選擇對創(chuàng )新真的非常非常重要。谷歌目前的確面臨著(zhù)挑戰,但這一情況根本沒(méi)有改變任何人都很難在搜索領(lǐng)域與之競爭的事實(shí)。我們的政府需要精力高度集中,確?萍碱I(lǐng)域存在真正的競爭。”

還有一些人則認為,人工智能聊天機器人可能會(huì )加劇谷歌現有的壟斷問(wèn)題。

多年來(lái),競爭對手和出版商一直抱怨谷歌優(yōu)先考慮自己的服務(wù),把流量留給自己,而不是將其分發(fā)到開(kāi)放的網(wǎng)絡(luò )上。在過(guò)去十年里,谷歌的搜索引擎已經(jīng)從提供10個(gè)藍色鏈接的列表轉變?yōu)橐粋(gè)一站式的解答商店而這正是反壟斷爭論中谷歌利用其巨大的市場(chǎng)份額來(lái)排擠其他競爭者的關(guān)鍵證據。

一些人擔心,因為谷歌已經(jīng)在搜索和廣告基礎設施領(lǐng)域占據市場(chǎng)主導地位,巴德作為這些領(lǐng)域之上的人工智能可能會(huì )進(jìn)一步鞏固谷歌的地位。

現在,谷歌已經(jīng)因為它的回答框或“精選摘要”而廣受批評,因為后者會(huì )將一些網(wǎng)站上的內容摘錄出來(lái),作為突出顯示的問(wèn)題答案,并在其下方列出原始網(wǎng)站的鏈接。一些人抱怨說(shuō),這種做法會(huì )讓人們停留在谷歌的主頁(yè)上,而不是把他們送入提供原始信息的網(wǎng)站。巴德的早期截圖顯示,它也可以以同樣的方式運行,而且它給出的簡(jiǎn)介甚至沒(méi)有鏈接到原始來(lái)源。

由于巴德和新版的必應搜索引擎可以對搜索問(wèn)題給出如此詳細的回答,它們有時(shí)會(huì )讓人們根本不需要離開(kāi)搜索引擎。例如,《Wired》雜志就曾使用必應的聊天機器人搜索測評網(wǎng)站W(wǎng)irecutter推薦的最佳狗窩,而必應給出搜索結果包含了該測評網(wǎng)站評選出的最佳選擇和產(chǎn)品描述也就是說(shuō),它在回答中引用了這家新聞媒體的內容,但卻沒(méi)有給讀者留下訪(fǎng)問(wèn)這篇付費文章的動(dòng)機。

如果谷歌也采取類(lèi)似的行動(dòng),對于那些擔心該搜索巨頭會(huì )單方面將用戶(hù)留在其生態(tài)系統中的新聞媒體來(lái)說(shuō),這也是一個(gè)問(wèn)題。

“這只是換湯不換藥。”反壟斷學(xué)者兼作家迪娜斯里尼瓦桑 (Dina Srinivasan) 在接受《福布斯》采訪(fǎng)時(shí)表示。“長(cháng)期以來(lái),許多網(wǎng)站和應用程序與谷歌和其他科技公司一直存在的一個(gè)主要矛盾就是后者濫用他們的數據。所以這不過(guò)又是一個(gè)新的佐證罷了。”

巨頭角力

科瓦契奇表示,鑒于這種情況,圍繞人工智能搜索展開(kāi)的新一輪競爭可能無(wú)法挽救谷歌,無(wú)法讓法院相信它不再具有壟斷市場(chǎng)的力量,但該公司仍有可能利用這一情況讓政府對其擬實(shí)施的任何嚴厲鉗制措施加以緩和。

他說(shuō),這可能會(huì )迫使法院在面臨強制分拆業(yè)務(wù)的問(wèn)題時(shí)表現出“極大的謹慎”,并認為這樣的命令是不必要的。

盡管如此,圣克拉拉大學(xué) (Santa Clara University) 法學(xué)教授、高科技法律研究所 (High Tech Law Institute) 聯(lián)席主任埃里克戈德曼 (Eric Goldman) 表示,隨著(zhù)人工智能變得越來(lái)越普遍,該領(lǐng)域里老牌企業(yè)和新來(lái)者之間的差距只會(huì )越來(lái)越大。

為了開(kāi)展競爭,開(kāi)發(fā)人工智能的公司將需要大量的訓練數據,而這些數據就像是牌桌上的賭注。谷歌已經(jīng)做了25年的網(wǎng)頁(yè)索引,因此它在這個(gè)方面有著(zhù)得天獨厚的優(yōu)勢。戈德曼說(shuō):“就擁有更好的數據集而言,他們(谷歌)將領(lǐng)先于幾乎所有其他競爭對手。”

過(guò)去,每當面臨搜索領(lǐng)域的壟斷指控,谷歌都會(huì )將矛頭指向另一家科技巨頭來(lái)反駁這些指控。例如,前谷歌首席執行官埃里克施密特 (Eric Schmidt) 曾在2014年表示:“實(shí)際上,我們最大的搜索競爭對手是亞馬遜。人們通常不認為亞馬遜是一個(gè)搜索引擎,但如果你想買(mǎi)什么東西,你多半會(huì )在亞馬遜上找。”

現在,谷歌的重量級競爭者變成了微軟,雖然后者本身也曾是反壟斷機構的鄙視對象。就連微軟首席執行官薩蒂亞納德拉 (Satya Nadella) 在宣布推出新版必應時(shí)也提到了競爭意識的重新抬頭。

他在接受科技媒體The Verge網(wǎng)站采訪(fǎng)時(shí)表示:“今天,我們?yōu)樗阉黝I(lǐng)域帶來(lái)了更多的競爭。(谷歌)肯定會(huì )跳出來(lái)展示他們的種種能耐,但我想讓大家知道,是我們逼得他們這樣展示的。”(不過(guò),要讓必應得到適當的校準,微軟仍有很多工作要做,因為已有許多用戶(hù)抱怨這個(gè)聊天機器人給出的回答“精神錯亂”。)

谷歌的競爭對手們表示,雖然與微軟的斗爭可能有助于谷歌抵御反壟斷指控,但它對促進(jìn)競爭仍然沒(méi)有多大幫助。

搜索引擎初創(chuàng )公司You.com在去年12月就發(fā)布了帶有人工智能聊天功能的搜索引擎,比必應還早了一個(gè)半月。該公司首席執行官理查德索徹 (Richard Socher) 在接受《福布斯》采訪(fǎng)時(shí)表示:“這本就是一個(gè)非常艱難的競爭領(lǐng)域,而這些大公司讓競爭變得更加艱難。我們就像被困在這兩只8,000磅重的大猩猩中間。”

本文譯自

https://www.forbes.com/sites/richardnieva/2023/02/17/google-microsoft-antitrust-openai-chatgpt/

福布斯中國獨家稿件,未經(jīng)許可,請勿轉載

贊助本站

人工智能實(shí)驗室
相關(guān)內容
AiLab云推薦
展開(kāi)

熱門(mén)欄目HotCates

Copyright © 2010-2024 AiLab Team. 人工智能實(shí)驗室 版權所有    關(guān)于我們 | 聯(lián)系我們 | 廣告服務(wù) | 公司動(dòng)態(tài) | 免責聲明 | 隱私條款 | 工作機會(huì ) | 展會(huì )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