展會(huì )信息港展會(huì )大全

東軟集團董事長(cháng)劉積仁:AI開(kāi)源仍是大趨勢,AI助理對傳統軟件架構帶來(lái)沖擊
來(lái)源:互聯(lián)網(wǎng)   發(fā)布日期:2024-06-27 08:41:28   瀏覽:9512次  

導讀:騰訊新聞《一線(xiàn)》作者 馮彪 編輯 劉鵬 我相信開(kāi)源的這樣一種文化,或者作為企業(yè)的發(fā)展戰略,在A(yíng)I時(shí)代仍然會(huì )是一個(gè)持續的過(guò)程。 對于近期熱議的大模型開(kāi)源和閉源之爭,6月26日,在夏季達沃斯論壇現場(chǎng),東軟集團創(chuàng )始人、董事長(cháng)劉積仁回應騰訊財經(jīng)提問(wèn)時(shí),明確...

科技新聞《一線(xiàn)》作者 馮彪 編輯 劉鵬

“我相信開(kāi)源的這樣一種文化,或者作為企業(yè)的發(fā)展戰略,在A(yíng)I時(shí)代仍然會(huì )是一個(gè)持續的過(guò)程。”

對于近期熱議的大模型開(kāi)源和閉源之爭,6月26日,在夏季達沃斯論壇現場(chǎng),東軟集團創(chuàng )始人、董事長(cháng)劉積仁回應騰訊財經(jīng)提問(wèn)時(shí),明確支持開(kāi)源。

作為國內第一個(gè)計算機應用專(zhuān)業(yè)的博士,在軟件行業(yè)探索20多年的劉積仁認為,過(guò)去互聯(lián)網(wǎng)、軟件產(chǎn)業(yè)所走過(guò)的路線(xiàn)、商業(yè)模式,在未來(lái)在A(yíng)I發(fā)展過(guò)程中仍有很多是可以繼承的,特別是企業(yè)過(guò)去積累的數據、生態(tài)場(chǎng)景能夠為AI的發(fā)展奠定很好的基矗

在“人人都可以做程序員”的時(shí)候,傳統軟件企業(yè)如何在A(yíng)I時(shí)代轉型,劉積仁認為,需要找到自己在過(guò)去積累的核心競爭能力,并將之與AI結合變成一種新的創(chuàng )造力。

此外,圍繞當下AI大模型領(lǐng)域的商業(yè)模式、產(chǎn)品競爭等熱點(diǎn)議題,騰訊財經(jīng)對話(huà)劉積仁。

以下是對話(huà)原文,略有刪減:

騰訊財經(jīng):在過(guò)去互聯(lián)網(wǎng)的發(fā)展過(guò)程中,開(kāi)源發(fā)揮了很大作用。最近關(guān)于A(yíng)I大模型有開(kāi)源和閉源之爭,您的觀(guān)點(diǎn)是什么?

劉積仁:我認為開(kāi)源也將是一個(gè)大的趨勢。因為AI的開(kāi)源也是一個(gè)迭代的過(guò)程,可能到一定的階段它不開(kāi)源了,也可能在某一個(gè)階段它又會(huì )開(kāi)源。所以,開(kāi)源這樣的一種叫策略或技術(shù)的展現形式,我相信將會(huì )成為一個(gè)持續的過(guò)程。

一個(gè)企業(yè)在發(fā)展到不同的階段,可能會(huì )使用不同的策略。開(kāi)源是技術(shù)發(fā)展戰略的一部分。我相信開(kāi)源的這樣一種文化,或者作為企業(yè)的發(fā)展戰略,在A(yíng)I時(shí)代仍然會(huì )是一個(gè)持續的過(guò)程。

騰訊財經(jīng):如何看大模型打價(jià)格戰?國內對軟件付費意愿和習慣都比較低,大模型是否會(huì )走國產(chǎn)軟件發(fā)展的路?

劉積仁:我覺(jué)得這個(gè)方面就是一個(gè)商業(yè)模式創(chuàng )造的過(guò)程。比如,互聯(lián)網(wǎng)搜索引擎是不付費的,但是它也一定會(huì )找到一種生存的方式。

今天我們看到AIGC生成的內容也有不付費的,也有要付費的,但是當它再走一個(gè)階段的時(shí)候,我相信在各種平臺上會(huì )衍生更多的產(chǎn)品。比如說(shuō)AI在英文教學(xué)上的應用,可能生成內容的時(shí)候,這個(gè)平臺是不付費的,但是它從事的教學(xué)或者在更深入的教學(xué)過(guò)程中,可能當作一種課程來(lái)變現它的價(jià)值。

所以,AI和互聯(lián)網(wǎng)一樣,我們互聯(lián)網(wǎng)所走過(guò)的這條路線(xiàn),未來(lái)在A(yíng)I發(fā)展過(guò)程中是有很多可以繼承的;ヂ(lián)網(wǎng)不付費的模式,并沒(méi)有阻止互聯(lián)網(wǎng)企業(yè)的獲利,AI在未來(lái)我相信也是如此。

騰訊財經(jīng):所以AI發(fā)展過(guò)程中,不僅要關(guān)注技術(shù)進(jìn)步,還要考慮商業(yè)模式的創(chuàng )新?

劉積仁:我相信一定是這樣的。我們之所以考慮付費和不付費,是從技術(shù)為自己帶來(lái)的價(jià)值考量的,F在從AIGC來(lái)看,已經(jīng)有很多人對它有依賴(lài)了,比如說(shuō)寫(xiě)東西、學(xué)習等方面,當依賴(lài)性很強的時(shí)候,用戶(hù)就會(huì )付費。技術(shù)本身是用來(lái)創(chuàng )造價(jià)值的,當一個(gè)使用者能感受到這個(gè)價(jià)值的存在,他就愿意為這個(gè)價(jià)值來(lái)支付。如果說(shuō)我們今天看到生成的有些內容,大家還不愿意付費,我認為還是我們的客戶(hù)沒(méi)有產(chǎn)生強烈的依賴(lài)。我相信大家用付費的方式使用更好的技術(shù),這是一個(gè)和諧的生態(tài)所必然的一種結果。

騰訊財經(jīng):東軟集團從原來(lái)的軟件企業(yè)向AI轉型,您覺(jué)得難點(diǎn)和挑戰是什么?與做通用大模型的企業(yè)比,東軟更偏向于B端業(yè)務(wù)嗎?

劉積仁:首先,東軟在A(yíng)I時(shí)代的選擇是基于自己的積累。第一,數據是最重要的,數據決定了算法,數據也決定了我們的算法的可用性。比如,在健康醫療這個(gè)領(lǐng)域里,東軟就有在過(guò)去的解決方案里積累的生態(tài),比如醫院的信息化,醫保費用支付場(chǎng)景,以及大量的醫學(xué)影像的數據,這是我們發(fā)展AI的一個(gè)特別好的基矗

第二,當我們使用這些數據的時(shí)候,我們會(huì )看到兩個(gè)場(chǎng)景同時(shí)存在。一方面是用這些數據為B端的客戶(hù)創(chuàng )造價(jià)值,比如說(shuō),用AI的智能體做數字醫生,幫助醫生做輔助診斷。倒過(guò)來(lái),我們用大量數據直接服務(wù)于終端的客戶(hù)。比如說(shuō),我們通過(guò)AI幫助病人做好營(yíng)養、保健,到醫院里面,怎么樣選擇合適的醫生等。

再比如,因為醫療本身要更公平,更要可及,而在這個(gè)領(lǐng)域里面,中國目前面臨的很大的挑戰就是我們的好醫生和好醫院都在大城市,并不是每個(gè)人都能公平享受到這種優(yōu)質(zhì)的醫療資源。我們使用AI技術(shù)可以使好醫生變得更多,好醫院變得更大,讓更多中國人都能夠享受到一個(gè)公平的醫療。從這個(gè)意義上來(lái)看,它又是個(gè)ToC的業(yè)務(wù),所以B和C之間在醫療這個(gè)行業(yè)里面,沒(méi)有強大的B,就不會(huì )有C端的受益,他們之間是一個(gè)生態(tài)。

騰訊財經(jīng):傳統軟件是否會(huì )被AI改變?軟件+AI和AI-native的新產(chǎn)品對比,是否還有競爭力?

劉積仁:第一,我們看到AI對軟件最大的沖擊,特別是AI助理帶來(lái)了很多的自主性。我們很多的軟件過(guò)去是定義的功能,今天很多的功能是生成的功能,這是一個(gè)很大的不同。由定義一個(gè)功能到生成一個(gè)功能,這是我們軟件從使用者的角度上產(chǎn)生的最大的變化。

今后,在A(yíng)I技術(shù)結合到一個(gè)軟件里面,有些功能就不需要事先定義,而是在使用的過(guò)程中由用戶(hù)的輸入來(lái)產(chǎn)生。

第二,軟件的開(kāi)發(fā)效率會(huì )由于A(yíng)I得到極大的提升。我們談到低代碼,甚至軟件的自動(dòng)編程,這個(gè)已經(jīng)成為了現實(shí)。

但是,每一個(gè)軟件企業(yè)不會(huì )因為這種變化使得軟件工程師就沒(méi)有工作了,而是他們的工作性質(zhì)發(fā)生了根本的變化,這就像一個(gè)農民過(guò)去用鋤頭,現在用了拖拉機,今后可能用無(wú)人機。它的工具和它的技能都會(huì )發(fā)生一個(gè)大的變化。

騰訊財經(jīng):以后人人都能做程序員嗎?

劉積仁:事實(shí)上,現在已經(jīng)是這樣了。今天我們看到內容生成,這個(gè)內容其中就包括程序。每個(gè)人可能都會(huì )用AI來(lái)生成一個(gè)程序,但是并不意味著(zhù)今后不需要程序員。我相信未來(lái)需要更多不同定義的程序員,他們更知道如何使用算法,如何做出更精準、更可靠的算法。

特別是算法對于我們人類(lèi)情感問(wèn)題、倫理問(wèn)題、公平性問(wèn)題,這方面遠遠超出我們今天一個(gè)軟件工程師所思考的內容。而在這個(gè)方面,我們還缺失很多的研究人員。

騰訊財經(jīng):您覺(jué)得在A(yíng)I時(shí)代,還可以靠砸錢(qián)搞研發(fā),或者通過(guò)資本的手段來(lái)獲得技術(shù)進(jìn)步嗎?

劉積仁:首先,技術(shù)肯定是需要資本的,問(wèn)題是投資所產(chǎn)生的結果是什么樣,這可能是從第一天就要想好的。

我們觀(guān)察在過(guò)去的30年,中國在IT和信息技術(shù)里面走過(guò)的路線(xiàn),并不是所有的資本都取得了這些創(chuàng )業(yè)者所期待的結果,甚至很多的錢(qián)可能最終都浪費掉了。

我認為一個(gè)很重要的原因,就是一定要知道在任何一個(gè)領(lǐng)域的發(fā)展的過(guò)程中,一定會(huì )面對很多的競爭對手,如果沒(méi)有其它的優(yōu)勢,只有資本的優(yōu)勢,我相信失誤的概率比較大,因為不知道誰(shuí)比你更有錢(qián),還有努力的因素,你也不知道誰(shuí)比你更聰明、更加的努力。因此,最重要的就是選擇一個(gè)能夠讓你和別人不同的路線(xiàn),在這個(gè)方面,對自己的認知比對技術(shù)的認知,對市場(chǎng)的認知更為重要。

騰訊財經(jīng):我們也看到近年有不少新創(chuàng )的AI領(lǐng)域的明星企業(yè),您覺(jué)得像東軟這樣已經(jīng)有幾十年發(fā)展歷史的企業(yè),如何與新成長(cháng)起來(lái)的企業(yè)競爭,有哪些優(yōu)勢和劣勢?

劉積仁:因為技術(shù)的發(fā)展,特別是AI新技術(shù)的發(fā)展、迭代特別快,任何一個(gè)產(chǎn)業(yè)都會(huì )有一代一代新的企業(yè)家來(lái)推動(dòng)這個(gè)產(chǎn)業(yè)不斷發(fā)展。東軟現在要做的,不要過(guò)度擔心有外來(lái)的競爭對手對我們產(chǎn)生什么樣的顛覆或者能夠從我們手里拿更多的份額走掉,我們最要關(guān)注的是在我們過(guò)去積累的這些核心競爭能力里面,我們是否能夠把這些力量和AI的結合變成一種新的創(chuàng )造力。

贊助本站

人工智能實(shí)驗室
相關(guān)內容
AiLab云推薦
展開(kāi)

熱門(mén)欄目HotCates

Copyright © 2010-2024 AiLab Team. 人工智能實(shí)驗室 版權所有    關(guān)于我們 | 聯(lián)系我們 | 廣告服務(wù) | 公司動(dòng)態(tài) | 免責聲明 | 隱私條款 | 工作機會(huì ) | 展會(huì )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