展會(huì )信息港展會(huì )大全

薛瀾:國際社會(huì )難以單一機構監管人工智能
來(lái)源:互聯(lián)網(wǎng)   發(fā)布日期:2024-06-28 09:22:39   瀏覽:9816次  

導讀:新京報訊(記者謝蓮)6月26日,清華大學(xué)蘇世民書(shū)院院長(cháng)、人工智能?chē)H治理研究院院長(cháng)薛瀾在回答新京報記者提問(wèn)時(shí)表示,在人工智能全球治理方面,國際社會(huì )已經(jīng)做出了一些努力,提出了一些設想,但未來(lái)還需要不同利益方、不同機構付出更多努力來(lái)達成共識。 在6...

新京報訊(記者謝蓮)6月26日,清華大學(xué)蘇世民書(shū)院院長(cháng)、人工智能?chē)H治理研究院院長(cháng)薛瀾在回答新京報記者提問(wèn)時(shí)表示,在人工智能全球治理方面,國際社會(huì )已經(jīng)做出了一些努力,提出了一些設想,但未來(lái)還需要不同利益方、不同機構付出更多努力來(lái)達成共識。

在6月25日至27日的世界經(jīng)濟論壇第十五屆新領(lǐng)軍者年會(huì )(夏季達沃斯)期間,人工智能成為焦點(diǎn)話(huà)題。論壇首日,最新一版《十大新興技術(shù)報告》發(fā)布,“驅動(dòng)科學(xué)發(fā)展的人工智能”位列首位。論壇期間,來(lái)自多個(gè)國家、多個(gè)領(lǐng)域的專(zhuān)家學(xué)者就人工智能革命、人工智能的社會(huì )影響力、人工智能助手的發(fā)展等議題展開(kāi)了探討。

6月26日,薛瀾出席了主題為“各國準備好迎接人工智能(AI)了嗎?”的分論壇。他在會(huì )上表示,人工智能可以帶來(lái)許多益處,同時(shí)也會(huì )帶來(lái)一些問(wèn)題和風(fēng)險。在他看來(lái),中國在人工智能監管方面面臨的挑戰主要有三個(gè)方面。

首先,人工智能的技術(shù)發(fā)展遠遠快于人工智能監管制度的制定速度。薛瀾表示,法律法規的出爐需要相當長(cháng)的時(shí)間,但技術(shù)的發(fā)展是飛速的,這就導致技術(shù)發(fā)展和制度監管步調很難匹配。薛瀾認為,人工智能的監管可能需要更加靈活,“有時(shí)候短期內無(wú)法推出一個(gè)面面俱到的法律體系,那么出臺一些基于特定場(chǎng)景的有針對性的法律法規,則更加簡(jiǎn)單。”

其次是監管機構的問(wèn)題。薛瀾表示,人工智能帶來(lái)的問(wèn)題是非常多元的,沒(méi)有一個(gè)監管機構可以管理好人工智能涉及的所有方面,這導致人工智能監管變得更加復雜。除此之外,中國還面臨地緣政治競爭帶來(lái)的影響,尤其是美國正在想方設法阻礙中國人工智能的發(fā)展。

美國曾多次出臺相關(guān)政策,試圖限制中國在人工智能等高科技領(lǐng)域的發(fā)展。去年8月,美國總統拜登簽署行政令,要求限制美國在半導體和微電子、量子信息技術(shù)、人工智能等高科技領(lǐng)域的對華投資。今年6月21日,美國財政部公布了具體的草案。有媒體表示,美國的對華投資限令可能在今年年底前生效。

但許多人認為,人工智能快速發(fā)展帶來(lái)許多新的挑戰,人工智能已經(jīng)成為中美必須合作的一個(gè)關(guān)鍵領(lǐng)域。薛瀾表示,去年7月,美國前國務(wù)卿基辛格在訪(fǎng)華時(shí)就曾表示,中美在人工智能問(wèn)題上需要對話(huà)、需要合作應對其帶來(lái)的現實(shí)挑戰。今年5月14日,中美人工智能政府間對話(huà)首次會(huì )議在瑞士舉行,雙方圍繞人工智能的科技風(fēng)險、全球治理等議題交換了意見(jiàn)。

薛瀾也指出,中美需要在許多層面合作來(lái)提高人工智能的安全應用,包括對人工智能發(fā)展制定紅線(xiàn)、設置“防護欄”,避免出現人工智能軍備競賽等,避免人工智能的軍事化使用等。“這符合我們所有人的利益,不管是美國還是中國。”

在回答新京報記者關(guān)于人工智能全球治理的相關(guān)提問(wèn)時(shí),薛瀾表示,相關(guān)方正在推進(jìn)這方面的努力。譬如,聯(lián)合國秘書(shū)長(cháng)古特雷斯去年宣布成立人工智能高級別咨詢(xún)機構,為國際社會(huì )加強人工智能治理提供支持。古特雷斯還提到成立一個(gè)類(lèi)似國際原子能機構的監管機構。也有人提出,也許可以考慮聯(lián)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(zhuān)門(mén)委員會(huì )(IPCC)的模式進(jìn)行人工智能監管。

薛瀾認為,不管如何,國際社會(huì )不太可能形成一個(gè)單一的全球性機構來(lái)監管人工智能發(fā)展的所有方面。“人工智能涉及的方面太多,影響太大、太長(cháng)期,監管起來(lái)更加困難。這就需要不同利益相關(guān)方、不同機構包括政府、企業(yè)、公眾等方方面面共同努力以達成共識。”

編輯 白爽

校對 王心

贊助本站

人工智能實(shí)驗室
相關(guān)內容
AiLab云推薦
展開(kāi)

熱門(mén)欄目HotCates

Copyright © 2010-2024 AiLab Team. 人工智能實(shí)驗室 版權所有    關(guān)于我們 | 聯(lián)系我們 | 廣告服務(wù) | 公司動(dòng)態(tài) | 免責聲明 | 隱私條款 | 工作機會(huì ) | 展會(huì )港